Blog

古代那些谦虚委婉的称谓

中国自古以来就以“礼仪之邦”著称于世,古人大多比较谦虚,所以古人在言谈和文字当中就有很多谦词,现在很多人知其名而不知其意,其实,知道谦词的含义也是蛮有趣的。

网络配图

向别人提起自己的妻子,有一个传统的谦称叫“拙荆”。“荆”本为一种落叶灌木的名称,这里指用荆枝做的髻钗。据《列女传》记载,东汉隐士梁鸿的妻子孟光居家生活俭朴,以荆枝作钗,粗布为裙。后人因以“荆妻”或者“拙荆”谦称自己的妻子。

僧人、道士以“贫僧”“贫道”自称,不是出家人自叹贫穷。晋、南北朝时,僧人自称“贫道”;唐以后僧人改称“贫僧”,道士谦称“贫道”。这里的“贫”不是指生活的贫穷,而是指学识、道行的不足,是修为不够、功德未满的谦辞。

人们常称自己的文章或书画作品为“涂鸦之作”。唐代诗人卢仝有一子,孩提时喜欢以蘸了墨水的笔在纸上或书本上恣意涂抹。卢仝作诗叹曰:(这孩子)“忽来案上翻墨汁,涂抹诗书如老鸦”。后来人们便以“涂鸦”一词戏称随意的创作,或用来比喻书法的稚拙,而更多的则是用来谦称自己的作品水平不高。

在文章的标题中,常用到“刍议”一词,如的文章《文学改良刍议》。“刍”音chú,本义为割草,也指喂牲口的草料,又引申指割草之人。古时割草打柴者地位低贱,故“刍议”常用作谦辞,指自己的言论浅陋、不成熟。胡适《文学改良刍议》:“谓之刍议,犹云未定草也,伏惟国人同志有以匡纠是正之。”

“鄙人”常用作自称,“鄙”本义指都邑四周的土地,后引申指郊野、边远的地方。边远地区远离文化中心,往往消息闭塞。自称“鄙人”是谦称自己的识见、修养均不如人。

书画家将自己的作品赠送给他人时,常会谦虚地说一句“聊供补壁”。“补壁”的字面意义就是修补墙壁,书画家说的那句话,潜台词就是自己的作品价值不高,至多用作修补墙壁的材料。需要提请注意的是,“补壁”只能用于赠送方,不能用于受赠方。

在表示谦虚的时候,做学生的,常会说“忝列门墙”,做朋友的常会说“忝在相知之列”,做作者的常会说“忝为著者之一”。“忝”,从心,天声,本义为羞辱。“忝列门墙”指自己不是够格的学生,辱没了老师。“忝在相知之列”有谬托知己之意,辱没了朋友。“忝为著者之一”,指自己的水平不高,辱没了其他作者。

不知道芹菜的人很少,可知道“芹献”一词的不多。人们在送礼的时候,常把自己的礼品谦称为“芹献”。《列子·杨朱》里有个故事:从前有个人认为大豆是美味,卷耳茎、芹菜等味道十分香甜,还向乡豪夸赞。乡豪拿来一尝,嘴巴里像被蜇了一样难受,还闹了肚子。乡里人都嘲笑、怪罪这个人,这个人很惭愧。后来人们就以“芹献”作为菲薄的礼品的代称。

古代君王自称“寡人”不是“单独一人”的意思,而是“寡德之人”的简称,即谦称自己的德行还有所欠缺。

人们常把自己的文章称为“急就章”,意谓自己匆忙完成,难免粗疏。“急就章”和《急就篇》有关。《急就篇》又名《急就》,是汉代学童的教科书,全书无一字重复。传为汉代史游作,魏晋时期颇为盛行。该书按姓名、衣服、饮食、器用等分类,成三言、四言、七言韵语。因首句有“急就”二字,后因以为名。另有一说是遇到难字,缓急可就而求。后来人们用来谦称自己的作品缺乏深思熟虑。

在谦辞中,“窃”也常用于自称。如:“窃闻”“窃思”“窃以为”。“窃”显然不是盗窃义,该怎样正确理解呢?“窃”本义为盗贼。引申为偷盗,又引申为私下和私自。《辞海》对“窃”这一义项的解释是“犹言私,常用作表示个人意见的谦词”。“窃闻”即“我私下里听说”,“窃思”也即“我私自忖度”,而“窃以为”则可以理解为“我个人认为”。与“盗窃”的“窃”没有关系。

“续貂”用于谦称续写别人的著作。“续貂”,也叫“狗尾续貂”。“貂不足,狗尾续。”貂,一种毛皮珍贵的动物。古代近侍官员以貂尾为冠饰,晋代朝廷任官太滥,貂尾不足,以狗尾代之。因以讽刺封官爵太滥。后比喻用差的续在好的东西后面。

归还别人的东西,我们可以礼貌地称作“璧还”。这一说法和《史记》中的一则故事有关。根据《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记载:战国赵惠文王得楚和氏璧,秦昭王想用十五座城池交换和氏璧。当时秦强赵弱,赵惠文王恐给予璧而不得城,蔺相如愿意奉璧前往,说:“城入赵而璧留秦,城不入,臣请完璧归赵。”后用“完璧归赵”比喻物归原主,简缩为“璧还”。

请托他人或表示感激他人时,常会用到一个敬辞“鼎力”,比如“多蒙鼎力协助”。“鼎力”的“鼎”的意思是大。“鼎”,本是古代煮东西的器物,同时也是古代社会很重要的礼器,象征着王位和权力。由此“鼎”字引申出重大、重要等义项,含有明显的褒扬色彩,用来指称对方行为时,也就具有了尊敬的意味,如“鼎力”“鼎言”。

外交场合常用的一个敬辞是“阁下”,如“总统阁下”“主席阁下”。“阁下”之称由来已久,本义指楼阁之下,借指在楼阁之下待命的下属人员。为了表达对在上者的敬意,古人在称呼对方时,不直呼其人,而转呼其侍从者转告之,“因卑以达尊”。这样,“阁下”就逐渐泛化成了一般的敬称。

尊称别人的妻子,最常见的称呼是“夫人”。“夫人”一词在古代有特定的含义,《礼记·曲礼下》:“天子之妃曰后,诸侯曰夫人。”诸侯的妻子称作“夫人”。明清时一二品官员的妻子封为“夫人”。后来用“夫人”来尊称一般人的妻子,有抬高对方身份的意味。

形容别人的言论、教诲使自己获益匪浅,有一种说法叫“如聆梵音”。“梵”来自古印度的梵语,对应的词是brahma,意为清净。佛教谓大梵天王所发出的声音为“梵音”,亦泛指佛、菩萨的声音。《三藏法数》卷三二:“梵音者,即大梵天王所出之声,而有五种清净之音也。”由“佛”入“俗”,俗语中把别人的言论、教诲等比作“梵音”,是一种美誉。

在祝贺别人搬家或者官职升迁时,常常会用到“乔迁”一词。“乔迁”语本《诗经·小雅·伐木》:“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乔木,义为高大的树木。后因以“乔迁”“迁乔”贺人迁居或升迁。

在感谢别人对自己的关注或者照顾时,有一种礼貌的说法叫“垂青”。“垂青”一词中的敬意,来自“垂”字。垂,本谓挂下、悬挂,引申为伏、俯;用“垂”来称说对方的动作(比如“垂青”“垂问”“垂察”等),就隐含着对方的品德、学问等比自己高,对方施加于自己的动作是“上”对“下”的行为。“垂青”的“青”即青眼,与白眼相对而言。眼睛正视、眼珠在中间表示对人尊重或喜爱;眼睛向上或向旁边看,现出眼白,表示轻蔑或憎恶。

与人初次见面或结识时,为了表示礼貌,可以用敬辞“识荆”。“识荆”的“识”,义为认识;“荆”,指韩荆州,即韩朝宗,唐代荆州长史。语本唐代诗人李白的文章《与韩荆州书》:“白闻天下谈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何令人之景慕一至于此耶!”后因以“识荆”为初次识面的礼貌用语。

某一事业或派别的首创者,常被人们尊称为“鼻祖”,指某一事业或学问的首创者。“祖”,本指始祖、祖宗,比喻创始人。那么这里的“鼻”字怎么理解呢?这里的“鼻”和“祖”是同义语素。“鼻”,本指呼吸及嗅觉的器官,不过在汉语方言中,至少在汉代就有将其当作“创始、开端”义的用法。扬雄《方言》第十三:“鼻,始也。”

“尊”是一个使用频率很高的敬辞,“尊兄”“尊亲”“尊夫人”等即是。“尊”的本义是“酒器”,即后来的“樽”字。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凡酒必实于尊以待酌者……凡酌酒者必资于尊,故引申以为‘尊卑’字。”古人饮酒,十分讲究礼仪,敬酒往往是必不可少的环节。酒席上,辈分、身份低的人向辈分、身份高的人敬酒,必定要举“尊”。敬酒这一动作和酒器“尊”之间的关联性经过长期的积淀,形成了固定的联想,于是“尊”字也就引申出了“尊敬”义,进一步抽象化,获得了敬辞的语用功能。

旧时社交场合或书信往来,常会用到“台甫”“台驾”“台鉴”等词语。敬辞“台”,来源于星宿名。《晋书·志》:“三台六星,两两而居……西近文昌二星曰上台……次二星曰中台……东二星曰下台。”古代喜以星官象征人事,朝廷的最高官吏三公因而被称为“三台”。通过借代引申,中央的官署也有被称为“台”的,比如御史台。由称呼官署进而引申,用来指称地府的高级官吏,如“抚台”“藩台”等。再后来,对没有官职的人也称其为“台”,如“兄台”“台端”等,是有意抬高对方身份的一种尊敬说法,这时“台”就虚化成了一个敬辞。

“斧正”是用于请人修改文章的敬辞,意谓对方动笔删改,有如巧匠运斤,能使原稿生色。这一词语的出现,与《庄子》中的一则寓言有关。“斧正”出自《庄子·徐无鬼》:楚国郢都有个人在自己的鼻尖抹了一层白粉,让一个名叫石的巧匠用斧把粉削去。石便挥动斧呼呼生风,削掉了白粉,郢人的鼻子却丝毫无损伤。后来用“斧正”喻指请人修改诗文,隐含着对方有匠石一样高超技艺的意思。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