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女性专属A片

Feminist Porn Awards
身为一名在九零末出柜的女同志,我已非常庆幸当时网络聊天室的发达,黑盒子内的2D世界。即使比较起现今的视觉文化仍显贫瘠,却已足够使我拥有舒适并自在的身份认同,并帮助我建构尚未有伴侣前对于性爱的想象。对当时的我而言,文字即能饱满我欲望。只小我两岁、差一些就被划分为九零后世代的女友,对于情欲及网络,却似乎有个全然不同的世界。在付费有线电视的色情节目仍是主流的年代,A片离我是极其遥远的。唯一的记忆是无意间转台瞥见色调昏暗、剧情粗糙的国产成人片,电视中的女人被毛发旺盛的中年男子拨弄着,感觉丝毫没有享受性这件事。然而,对于我女友,网络A片是个无尽供应欲望的糖果屋,各式剧情与姿势任她挑选,即便异性恋仍属A片界的正典,但幻想这事的奇妙之处就在于,我们并不一定要照本宣科执行自己政治正确的身份认同或性别角色,A片所提供的,反而是一个性自主的启蒙,与性愉悦的视角。

第一次认知到女友爱看A片时我隐忍自己的惊讶,尽量以平常口语地问她:“你对于喜欢女人却爱看异性恋A片这件事,会感到任何冲突吗?”她毫无犹豫爽快地回应:“才不会,专注在女主角的身体不就好了。”的确,经过一番体验,我发觉至少在日系的A片中,男人完全不是重点,镜头多半拉近在女优的情感演技与肢体技巧。当然,你可以说这是父权文化下的“男性凝视”(male gaze),或是物化女性,但更重要的是,身为观众我们在这些影像中得到了什么?或者更直白地问,在主角卖力演出的血汗劳力间,它是否达到它预设的目标,让你爽到了没?

A片本不该专属男人,将A片一律视为肮脏的、污秽的、或是必然仇恨女性的,其实是憎恨并丑化性本身,认为女人不该与性有所牵扯,反倒是再次否定女人性愉悦的权力。在一九八零年代女性主义发展中,反对与支持色情片这两个立场就将女性主义运动划分为迥然不同的两条路。在视觉文化中性的商品化和主流化都难以抵挡的现在,三十年前的路线分歧也必须重新面对一个更加狡猾、机灵的权力结构,非纯粹表明反对或支持色情片便能宣称自己为女性主义的正典。

首先,女人看A片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色情出版行业近年来认真做功课,只为讨好女性对色情产品的消费需求。譬如,本八零年代自地下发展,至今盛行于国际的腐女文化,将女性对于男人间的窥视欲望彻底渗入一直以男性消费者为主的色情产业。其次,主流影视产业以及被作为“特殊”产业的色情片并没有想象中如此悬殊的差异,好莱坞与黄金时段影集的色情尺度越拉越开,它们与A片一样,剧情的核心都是在处理人与人间的问题:家庭主妇的寂寞愁闷、职场上司与OL女郎的紧张关系、校园里情窦初开的走廊间校园欲望、或是佛洛伊德的经典家庭戏码:继父对女儿存有幻想,儿子则恋母过头。若真有什么显著的差异,大约是A片对于人们如何依靠身体来解决人际中的张力这件事,加倍地直接。

不过,在A片市场仍是受异性恋男性欲望主导之下,女同志究竟有什么A片好看?2015年美国女同志文化网站Autostraddle曾做过一份全国统计,87%的女同志表示她们会定期看色情片与黄色书刊,其中四成女同志偏爱女女(”girl on girl”)之外的剧情。这项结果其实并不让人意外,主流的女女A片总在关键时刻有恼人的男演员介入(多半是教官这类角色),挂着半惩罚半惊喜的表情,向女演员索取口交。或者导演拍的实在太不上道,女演员连指甲都没剪好,该怎么好好做爱?这些粗糙的细节及异性恋的女女情欲视角,总让人立刻变得过于客观、抽离于情境之外。

幸运地,“女性主义A片”(feminist porn)不再是个矛盾的产物,强调性自主与性愉悦的女性主义者早已投入以酷儿及女性视角为主的A片生产,致力于制作不再被“阴道抽插”或“男性射精”这类结局缺乏多样性的色情片。多伦多的情趣用品店Good For Her从2006年开始,每年都会推出Feminist Porn Awards,慎选出不仅仅是意识形态正确,更是以酷儿与女性情欲为主的A片,并且在性别、体型、种族等方面加入更多元的身体,最重要的是,她们所选择的演员绝对是“可以被相信”的酷儿角色,再也不会激发一丝女同志深层的“女友其实是异性恋的创伤”。

比如经典的“Crash Pad”(临时住宿)系列,加入许多酷儿生活中的剧情元素:派对中从调情开始导向的一夜情、情侣吵架后在酒吧的女厕中做爱和好、两名帅T服侍辣P的三人行剧情⋯⋯“Crash Pad”不仅仅是要制造剧情上的突破,更是要整顿色情产业长期对于女性的不公,除了整个旧金山的制作团队本身都是酷儿,他们更强调拍片过程中的对演员身体与薪资的开放、公平对待,保证让你在观赏的过程中全然无罪恶感。

抱怨女性主义A片还是太少吗?或者当女友问你性生活得换个口味时感到苦恼吗?别犹豫了,放下对A片的成见,接受一点帅气水电工的“fix”,或是熟女家教老师的“调教”吧!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