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留学援交女的故事

援交
近几年,留学圈慢慢出现了一种灰色产业,正在改变一些女生的命运。虽然在在国内的同学大部分还不知道,留学圈里也少有耳闻,但是不得不承认,涉足援交产业的女生越来越多。很多人最开始只是想自己挣出点学费,或者提升一下生活质量。但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会发现自己陷入了泥潭,无法自拔?这里面的故事比你想象的复杂。

留学故事

做援交:要漂亮,要身材,要开放

在多伦多,卖淫不属于犯法行为。多留学生到了国外之后都会选择打工来减少家里的负担,可是往往就会有些“不怀好意”的介绍人帮你“介绍”工作。

“现在,各大酒吧、KTV招人,你想去做?可以。要漂亮,要身材,要开放,至于要开放到什么程度,就是客人摸你,你还得对着他笑。”她点了一支烟说,“就这样,老板还向你抱怨,没法子啊,不搞这些噱头,根本没有人来KTV唱歌啊。”

Vivian说,她做了段时间,觉得不想干,可又觉得正常打工赚钱太慢太辛苦,于是搜寻了各大中文报纸和华人网站,索性做起了援交。她介绍说:“做这行的中国女孩不下几千,寻求长期保养的帖子也到处都是。”

当被问及年龄的时候,Vivian警惕地看了一下周围,小声说:“我其实才18岁。在这里做这行的女孩,平均年龄没有超过19岁的。听说,多伦多最火的应召网站里,老鸨的年龄也只不过才22岁。”

“我们靠自己的努力赚取我们想要的生活。“Vivian说,这是很多援交女生的口号。

打黑工:成职介所主客源

女孩子可以做援交,男生则选择打黑工养活自己。据调查,目前加拿大境内的非法居留者至少有20万人,其中包括2万名华人。而这2万人中,至少有四五千名大陆留学生在打“黑工”。

“职业介绍所的不少客源是留学生。华人雇主喜欢用黑工,因为便宜。”留学生小安说,他确实是因家庭经济不行,只有半工半读,赚些生活费、零用钱才能维持生计。

“等机会申请难民、人道居留,或是申请假结婚,总之想尽方法留在加拿大。”小安说,“刚开始打的是Cash工,老板不给还欺负我,我只能忍着藏着,吃哑巴亏。要是说了,告发了他,人家首先就得把我遣送回国,所以挨了苦,受了罪,你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这些老板就是钻了这个法律的空子,料定我们不敢告发,拖欠工资、随意打骂的事情经常发生。”

于是受够了这一切的小安,第一次尝试了援交的路子”援交”说的还不就是小姐”小安自嘲到:”这份工比之前的cash工轻松一点,就是有人发给你地址和时间,你上门就好了。

至于客人,大多数还是正常的,只有一些人会比较恶心。不过没事,洗个澡就好了。这里至少不会拖欠你的服务费,一般也不会被遣送。而且占的时间少,我一周大概只需要接待三个客人,就够了生活费和房租。

巴黎夜色:我们没有朋友,只有竞争

有人开始组织女孩子给富商陪酒。

初期只是个人行为,到了后来成了气候,便有人开始暗地里打广告招人,专门招留学生妹子,据说还有面试,自己打工的时候在巴黎13区和一个陪酒妹子合租的房子。听陪酒妹子说,巴黎的陪酒女孩还分派别,因为有不同的组织人,不同组织里的女孩子也是各种欺压对方。(岂止是欺压,打工的时候还见过有两妹子打起来了。。)

一个组织里至少有一个牵头人,俗称大姐,规模大得组织还有专职司机。大姐负责和富商联系,司机负责接送女孩子,他们也不希望有任何安全问题,一旦出问题就麻烦了。女孩子陪一次酒,在巴黎是200欧元一次,大姐抽成50,司机抽15到30不等。

美国甜爹:互联网下的新援交

安迪在某大学foundation在读。自己从前条件较优越基本算衣食无忧但是这两年经济不好,家里也只能提供很小一部分供接下来念完本科的三年,父亲说研究生已经供不起。

接受不了突然的心理落差有想过打工cover生活费可是怕耽误学习,因为从小自己体质较差需要比较多的时间休息,看到网上说sugardaddy一周只需要date一两次,而且甚至NYUcolumbia Cambridge这些学校的同学也有这种arrangement,没有想到大家把sugar baby就当成纯粹的出卖肉体的性工作者,也没想到某个明显的人身攻击的答案会有那么多赞。

知道一门心思赚钱来cover花费和高GPA不能全顾,因为题主身边就有这种例子。如果情况恶化会考虑先休学。因为题主之前身体情况的确不是很好,忙着打工挂了科也是得不偿失。

走进迷茫区的成因

对于留学生来说,第一会想到去援交的原因就是钱。

有各种媒体对比过各主流留学国家本科留学的费用。美加澳的年均值在几十万,生活费的基本价格也远远超过国内一线城市的基本生活标准。如果在不能拿到奖学金的情况下,整个本科几百万的支出全部都要家庭承担。

然而现实是,我们看惯了开跑车买别墅的留学生,但也大批的存在着国内父母仅仅是普通职工的学生。

支付高额的留学费用,本身就是父母不能承受之重。过高的期望,造成了留学生们的梦中存在一个“不能不完成学业就回国的”场景。打工受欺负、被抢劫、挂科、生病以及各种意外的高额支出。都是割在他们身上的痛楚。没有钱,面临被房东赶走,没有钱面临没有一顿果腹的晚餐。于是援交,成了此时的救命稻草。而且在很多留学国家的背景下,援交本身不是违法行为。

刺激和兴奋,是青春期孩子的好望角

Teenagers的兴奋和想象,是成人世界无法企及的鸿沟,此时的孩子,总是被一只从没有过的顶级品牌包包,或者类似club的爽嗨气氛,甚至是援交行业传出的各种让人兴奋和向往的元素所吸引。

援交的伤痛,总是被隐藏在一种看似繁荣、多金、高端的面罩下,“带你结交更多的人脉”“解决你暂时的困难”“靠自己的风采赢得生活”这样的标语遮盖下了援交本质中的所有伤害。似乎死亡、性病、暴力是个看起来小概率的发生事件。

只要是对着需要的男人笑,满足他们本能的欲望,就能获得不断充实的人生。每次衣着光鲜的出现在各种奢华的酒店、会所,总让女孩子迷茫着努力读书的努力是否值得,自己的青春和美貌换来的才是男人的俯拜。

沉迷造就了无法逾越的生活惯性

很多入行多年的学生,早已经脱离的学生的角色,甚至已经脱离了援交初期大量获得金钱和安逸的时期。没有多少人,能真正在自己没有被疾病侵袭、灵魂尚且完整的情况下逃离。很多人下了一次次的决心,觉得挣了一笔小钱想离开这个行业想重返学校或者去找个正式的工作再或者嫁一个普通的人。然而每天衣着光鲜的生活,早就把人打造成一个奢华的机器。

援交少女们甚至很多没有存下太多的积蓄,大多用在了购买名牌的服饰包包、整容、治疗身体疾病、房屋等开支上。这样惯性的生活,更需要高昂的资金持续支持着。然而推出?就像戒毒,无数的理由又把援交少女拉回了现实。

走出如影随形阴影

对于这种特殊、隐晦、但却普遍的留学生现象,没有多少的国内支持体系能真正了解这群人的心理需要。援交女孩的父母,大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感叹自己的孩子又解决了生活费。但是几十万公里的距离,让父母们根本没有办法真正了解她们真实的生活。援交女孩的内心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们看过太对关于她们的真实记者报道也接触过很多实际的案例,先向反其道说一个突破性的例子。

天天是个援交女孩,她对这个行业的理解却是“自己用身体和女人的魅力,帮助和解决了很多男人在家庭、现实生活找不到的归属和自信。”

天天从来不理解自己是卖春,也从来没有因为援交耽误了自己在商学院的成绩,她不看重名包、也不在毒品中沉迷,更一直坚持安全的性行为。而且其实她的家境富裕也根本不缺钱。

天天觉得自己在援交的生活中是一个拯救者,有太多的客人甚至只是抱着她说话和哭泣,她则像一个圣母一样,不接受客人们事先商议的怪异要求,却又总能打动很多人买的单。

援交成了她的一种在当地不违法生活方式。天天的内心看似是平静的,“关于将来,我会拿到文凭,这一行会不会继续做,要看当时的内心”。

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成长成天天,而其实是,援交生活的心态每个人都有千滋百味不同的想法,这不是简单的痛苦、折磨、耻辱或者享受、丰富等能解释和描述的,它往往是一种极为复杂的心理变化过程。走上这条道路的女孩也有很多不同的体验和原因。在最初可能表达的是一种渴望和缺失,在进行的过程中每个人的屈辱感和享受感又同时存在。

回顾留学的初衷

走在留学道路上的人,有多少是因为自己的期待和憧憬,在真正了解了一个国家一个学校之后做出的慎重选择?

很多其实是在中介和父母构建的美好蓝图下走到了异国。然而这些给你指引的人,有多少是真正在国外生活和体验过的人。当整个家庭为了一个孩子奔波数月终于送出国外的那个瞬间,孩子已经背负了“厚望”,即便没有要求出人头地,但基本的完成学业、找到工作、都是父母眼中的希望。然后留在一个从未踏入的国家,这里面的艰难是只有留学生能理解的艰辛。

我们应不应该回顾一下当时留学的初衷,真的是这所学校能带来比国内更好的环境,还是仅仅是被家庭和其他人做的攀比结果?是不是已经既定了“留学至上”的理想,觉得走出国门才会优秀?这些无型的压力和框架,也许是推向援交的真正原因。

还原生活的本相

Teenagers的多变性本来在留学的过程中就缺少父母的指引和陪伴,在国外,真正能依赖的人,其实只有自己。尝试找到生活的真正意义,所谓的名牌的美好,是不是真正比得上一个真实的微笑、一次突发奇想的创作、以及一点点成绩后别人真心的赞美。那些酒精催产出来的激情,是不是真的能到达灵魂的高度? 还是让你彻底丧失了灵魂?美好的东西我们能想到的其实诸如珍贵的情感,是能从援交中获得的吗?

走出援交的牵绊

走进了援交的行业,还怎么样全身而退?大多数援交的姑娘,还是有着屈辱和肮脏的心理阴影。多数人还会觉得自己“不完整”。这样的残缺感不仅仅是生理上的,很多人的描述成自己被掏空了。援交的留学生,本来受着很好的教育,过早的谙熟与性爱的技巧,甚至是一种机器,会让人很难再”正视“,正视性爱,正视自我,正视周围客观的环境,援交的元素如阴影般随行。

走出这种心理环境是个相对复杂的过程,而改变的过程也会像戒掉毒瘾一样疼痛。援交就像出轨、多角关系一样从未在历史中停止过,将来也不会消失。正如我们大多数人可能在一生有多次的恋情和婚姻,援交的这段经历如果已经发生,我们最应该探讨的问题是,今天之前的你已死,你愿意开始从现在开始新的生命吗?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