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天龙八部 之 同人

色文

《天龙八部》第四章:
她心头思潮起伏,南海鳄神已提着她上了山峰。这人的内力当真充沛悠长,上山后也不休息,足不停步的便即下山,接连翻过四个山头,才到了四周群山中的最高峰上。
他放下木婉清,拉开裤子,便对着一株大树撒尿。木婉清心想此人粗鄙无礼之极,急忙转身走开,取出面幕,罩在脸上,心想自己容貌娇美,如果给他多瞧上几眼,只怕他兽性大发,什么师父门徒全都不顾了,当下坐在一块大岩石旁,闭目养神。
南海鳄神撒完尿后拉好裤子,走到她身前,说道:“你罩上面幕,那就很好,否则给我多看上一会儿,只怕大大不妥。”木婉清心想:“你倒也有几分自知之明。”南海鳄神道:“你怎么不说话?又闭上了眼假装睡着,你瞧我不起,是不是?”

这段话就能让人想到岳老三解手之后,窥见木姑娘容貌,一时兽性大发,点了哑穴和手脚身子穴道,三下五除二剥了衣裳,撕的七零八落,乱哄哄的落在地上,岳老三急不可耐喘着粗气把自己也脱了个干净,一把把木姑娘抱在身上,木婉清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也说不得话,连咬舌自尽也做不到,又急又羞,想起自己已和段郎情定终生,自己此番若是失身于这厮,如何对得起情郎,想到此处,方寸大乱,急的泪如雨下。岳老三并不理睬她,只把木婉清身子放正,分其一双玉腿跨在自己腰上,双手搂住佳人腰臀,便要行巫山之事。木婉清万念俱灰,心中想着,自己定要寻个机会杀了这畜生,然后自刎了此残生,来生再和段郎再聚今世未尽之缘,眼光扫了一眼,算是最后看看这世间风光。此处乃是最高峰,但见远处群山渺渺,与天争高,风烟飘荡,云雾缭绕,山上树木郁郁葱葱,苍翠欲滴,不远处杜鹃花开得绚烂多彩,白的、红的、粉的、紫的争奇斗艳,旁边不知名的野花也各有各的美丽,花花叶叶相互映衬,煞是好看。扫了一眼,只觉心中更是悲痛不已,又想起自己身世来,才止住的泪水又留了下来,心中想道:假若眼前这男子是段郎,那该多好。正想间,只觉身下一紧,还有点点凉,仿似宝剑归鞘,忽地又拔了出来,接着就是连续不断的归鞘、拔剑、归鞘、拔剑……木姑娘泪水一滴一滴打在岳老三肩上,顺着身下慢慢滑落,心中把岳老三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想着一切尽可能恶毒的办法折磨他,第一就要阉了这畜生,然后在伤口上涂上蜂蜜,引得蚂蚁虫子来咬。

忽地,岳老三从身上把她放了下来,扶着她坐在那大石头上,自去一旁不知干什么去了,木婉清以为这厮完事了,正要想办法制住他,一坐上去,顿觉臀部一凉,细细感受,原来自己早已是香汗淋漓,通体火热,面上也似火辣辣的,又是羞愧难当,好容易止住思绪专心想办法反制岳老三折磨死这个畜生。才一会这岳老三便折了回来,手上拿着一根薄衫制成的绳子,掰开木婉清的小嘴,绳子从上下嘴唇间绕到脑后,跟着紧紧系住,木婉清不知道这畜生要干什么,自己眼下又如同一棵大树,一朵花一般,除了脑子还能想,身上除了眼珠能转动没有能动的地方。这岳老三又把木婉清扶起站在石头上,从背后揽过木婉清腹胸,用手一压其腰部,忽地,那把宝剑又归了鞘,耸动了一会后,岳老三一提内力,解开了木婉清的哑穴,木婉清只觉喉舌一松,一下子骂出一长串词来,只是传出来时便成了“啊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哇,啊哇哇哇啊”,山间空谷传响,经久不绝。那宝剑似乎突然加快了速度,几乎要绽出火花来,那宝剑似疯了一般,拼命朝剑鞘撞来,其来如风,其去如电。木婉清也变得呼吸急促起来,脑中也已没了思绪,两人挥汗如雨,忽地,岳老三狂笑起来,接着一声大喝,山间顿起一阵大风,吹得峰顶一棵大树摇摇晃晃,落下几片树叶来。

良久,岳老三已不见了人影,木婉清身上凌乱披了几件衣服,脸上红晕也已褪去七分。又过了一顿饭功夫,木婉清忽然便能动弹了,急急忙忙穿好衣服,脸上满是杀气,朝山下飞奔而去。山顶上只留下一块湿漉漉的大石头。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